首页 婚恋小说正文

《冬天请和我恋爱》

情感树 婚恋小说 2022-06-03 11913 0 恋爱小说

    文/江小绿

    其实遇到孟司意的时候,是个很一般普通的日子。祝时雨昨天晚上手机里才存下陌生的号码,还没来得及沟通,第二天便被电话声吵醒。里面是个温和的男声,想约她上午见个面。

    彼时祝时雨刚在医院熬了一个通宵,脑子还未完全清醒,挂完电话从床上坐起,睡眼朦胧中抓了把头发,后知后觉从最后残留的那道声音中听出了一丝清冽,像刚碾碎的薄荷。

    似乎是个好相处但又难深交的人。

    她快速收拾完出门,到楼下才发现外面下雨了。

    温北市地处南方,一到冬天,阴雨连绵,湿冷的气息直往骨子里钻。

    雨不大,却淅淅沥沥从屋檐滴下来,地面湿漉漉的,不知何时会停歇。

    祝时雨望着面前雨幕叹了口气,认命转身重新上楼拿雨伞。

    路上的时候,大伯母再度打来电话,说祝母在医院不配合治疗,闹着要回家,祝时雨让伯母把手机给她。

    “我待会要和那个男孩子见面了。”

    “嗯,你注意身体。”

    简短的两句话,那边安静了下来,祝时雨挂断电话,抬头看见前面的餐厅。

    地方是对方选的,刚好约在午饭时间,她拿着手机,推门进去。

    这是一家音乐餐厅,此时有三两桌顾客,台上有人在拉着小提琴,乐声轻缓悦耳,浮动在空中。

    暖气迎面而来,驱散周身带来的寒凉。

    祝时雨环顾四周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右手边角落靠窗的位置。

    在此之前,祝时雨看过他的照片。

    男生穿着白大褂打了领带,面对镜头的脸端正严肃,目光笔直。

    少年轮廓英俊,五官优越,这张略显陈旧的照片放到网上,像极了学生时代流传出来的校草男神证件照。

    祝时雨被简单的惊艳过后,留下来的只剩下困惑。

    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来相亲?

    此时此刻,她脑中仅剩的也只有这个念头。

    孟司意比他照片上还要出色。

    他安静地坐在那,大衣搭在椅背,身上是一件米白色毛衣,内搭蓝色衬衫,袖口微微折起,腕骨露出一截,清瘦白皙。

    他本人要更生动好看一点,更难得的是,他身上还有种令人舒适的少年感,或许是职业原因,他眉眼间本能带着几分沉稳,是介于成熟男人和男孩之间的特别气质。

    或许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坐在那的人抬起头。祝时雨朝他礼貌笑笑,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大概过了有三秒钟的时间。

    他抿了下唇,出声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孟司意。”

    -

    两人第一次见面气氛略显冷淡。

    祝时雨慢热,和生人并无多话,对面孟医生瞧着兴致也不太高。那句自我介绍过后,祝时雨应了句“你好”,礼尚往来报上自己名字,他似乎眼中微怔,紧接点头,垂下了眸。

    漆黑的长睫毛遮挡住里头神采,瞧不出情绪喜怒。

    这边毫无进展,见完面之后各自回家,偶尔在微信上聊寥寥几句,不温不火。

    家里人却仿佛迎来什么大事,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密切关注。

    大伯母在医院当了多年的护士,关系熟络,孟医生作为医院里最出色的青年才俊,抢手程度堪比商场限量供应的奢侈品,昂贵且精致。

    她无比痛心祝时雨的木讷和不思进取,元旦佳节当天,找了个感谢的借口把孟司意叫到家里吃饭。

    前两个月大伯父做工时腿不小心摔了,孟司意就是他的主治医生。

    祝时雨这天穿了条冬裙,外搭毛呢大衣,轻薄柔软的布料勾勒出合宜的身体曲线,明艳的眉眼平添几分女人味。

    祝母前几日出院了,她是突发心梗,在医院治疗了大半个月,病情稍稍稳定之后便请求回家休养。

    现在家里没有人敢忤逆她的意见,昨天祝父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杯子都小心翼翼。

    祝时雨遵从她的吩咐打扮得漂亮点,临出门前,还拿出了自己压在柜底几百年没碰过的小羊皮靴子。

    今天外面没下雨,却阴沉沉,风很大。

    祝时雨抵达时,大伯母家已经无比热闹,除了两位长辈,她堂姐今天也特意回家了,还带着一对儿女。

    大伯母和伯父结婚早,堂姐大祝时雨五岁,早些年就嫁人了,第二个小孩也有三岁,现在都会走路叫人。

    此时两个小孩正在客厅嬉笑玩耍着,姐姐手里拿着拼图高举,弟弟想要去抢,他们中间地毯上还坐了一个人。

    孟司意穿着一件黑色大衣,外套微敞开,露出里头的米色毛衣。

    他半低着头,刘海垂落下来,遮住几分眉眼,侧脸却很柔和。

    “好了,叔叔给你们一人拼一个。”

    祝时雨奇异的从他声音里听出了耐心安抚。

    “小姨,你今天真漂亮!”眼尖的小侄女最先看到她,嘴甜大声夸赞。

    伴随她话音落地,紧接着的是一道注视,孟司意停下手里动作转过头,目光落在她身上,略作停顿。

    空气仿佛静默片刻,祝时雨如常弯弯唇,笑着摸了摸她脑袋。

    等直起身视线再度望过去时,孟司意早已移开了目光,手中拼图只剩最后一角完成。

    这顿饭吃得毫不冷场。伯母是个百事通,对医院上下八卦如数家珍,孟司意应着她的话,不时礼貌点头。

    堂姐的两个小孩可爱讨喜,扯着他的袖子脆生叫“大哥哥”,童声稚嫩,引得桌上人不约而同发笑。孟司意低头给他们夹着菜,耐性纵容。

    堂姐偶尔插几句话,和祝时雨聊着家常,大伯父独自端杯,美滋滋小酌一口,被大伯母余光瞥见,眼风顿时扫过去,他又讪讪放下。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客厅盈满昏黄。

    一桌人其乐融融,忽略掉不经意的客套和生疏,还真像和气美满的一家人。

    吃完饭,祝时雨被大伯母送出家门。

    孟司意站在一旁,伯母热络叮嘱。

    “小孟啊,我们小雨就麻烦你送她回家啦,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开车小心...”

    “不麻烦,应该的。”孟司意微微低着头,态度很好。这一晚上的表现无形中仿佛昭示着什么,大伯母乐开了花,话头顿时一下收不住。

    “好好好,你是个好孩子。”大伯母笑眯眯握住他的手,“我和你说啊,我们家小雨也是个顶好的孩子,学历相貌性格样样不差,从小到大追她的男孩都快排了一条街嘞,我记得以前读书的时候还有男生天天到楼下来给她送早餐......”

    “大伯母...”祝时雨听到这,实在是尴尬得站不住,连忙打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花姣交友:定向交友平台,包养,求包养,找包养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