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小说正文

小说《暗恋有回音》全集

  《暗恋有回音》作者:花间佳酿

  十七岁岁尾,在陶音心里却偷偷藏了一个男生。这也许是花季少女应该有的配置吧?

  他家世好,气质矜贵出挑,傲慢不羁的外表下有着骨子里的温柔教养,不经意撩动了她的心。学校里倾慕他的女生不计其数,而那双沉澈的眼眸中似乎装不下任何人。

  暗恋的心事只得写进了日记本的每一页。

  后来的某天,江屹杨无意中翻开那本日记,清秀小巧的字迹下写着同一个名字,字里行间是对他温柔纯粹的爱恋。

  若有所思片刻,他偏过头看向窝在沙发里的女朋友,似笑非笑:“你竟喜欢我这么早?”

  陶音咬下一口薯片,回忆了下:“或许,比这还早。”

  “我那时在做什么?”

  “满脑子都是滑板啊。”

  江屹杨沉思半响,心底漫骂自己了一声:“蠢货。”

  两年一届的滑板大赛颁奖仪式上,灯光熠熠,人头攒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台上那个肆意耀眼的男人身上。

  记者递出话筒:“请问江选手,今天拿下这个奖杯,还有没有什么觉得遗憾的事。”

  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答案,不过是上届比赛因伤退了赛,错失了领奖台。

  江屹杨却不期然开口:“没对我太太一见钟情。”

  场下被塞了狗粮,一片哗然。

小说《暗恋有回音》全集 校园 女生 恋爱 暗恋 第1张

  现场还在直播,身为一名“正经”的体育频道记者,只得照着台本继续念:“那你的下一个目标是?”

  “比昨天更爱她。”

  全场观众炸开一片。

  见现场气氛控制不住,记者干脆扔开台本,切换到娱乐八卦频道:“江太太此刻就在现场,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她说的?”

  男人俊逸的眉眼看向人群中的某一个位置,声音放轻:“其实,我从来没告诉过你,在你不知道的一段时光里,我也曾……”

  “暗恋过你。”

  ——在双向奔赴的爱情里,不只你小鹿乱撞,我也曾兵荒马乱。

  *一个甜向暗恋文,偶尔轻松沙雕。

  *主校园/滑板元素

  *双初,1v1,he

  *文案写于2021.9.30 已截图留底。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音,江屹杨

  一句话简介:双向暗恋

  立意:好好学习,心怀梦想


第一章 初见

  九月末,持续了几日的高温被一场突来的秋雨打破,燥热散褪,带来些许难得的凉意。

  万物似被洗透了般的干净明亮。

  搬来城北的第三天,陶音便喜欢上了这里。

  干净的街角,林荫葱葱的青石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樟香气,秋日午后,踩着树影斑驳的路面,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爽了几分。

  只是有一点。

  这里的路口拐角都很相似,她有些路痴,方向感很差,搬来的这几日已经走错了好几次。

  巧的是,每次走错的还都是同一个路口,导致街边乘凉的老奶奶在第三次见到她时,直接笑呵呵地给她指路:小姑娘又来啦,是前面那条街。

  她只能靠街边的门店来辨识。

  陶音目光掠过店面门牌,如果没记错,前面不远处应该有家花店。

  她往前漫步,经过一家面馆,店门口围了一些人,还有一位摄像的。走近了后,听了旁边围观人群的讲话,大概清楚了原由。

  前两日,这家店的老板见义勇为,救了一个落水儿童,自己却不幸意外身亡,电视台的记者正在里面对家属进行采访。

  陶音顿了顿,不自觉停下脚步,视线落到店内。

  透明的玻璃门里,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几岁大的孩子,面色凄哀,面对记者的采访不时哽咽,怀里的小孩子似乎还没了解情况,手里拿着个小汽车在玩。

  看了一会儿,陶音垂下眼。

  “请问。”旁边突然传来个声音。

  陶音抬起头,是电视台的摄像师,见她望过来,对视两秒,他忽地笑了:“你是陶辰华的女儿吗?”

  陶音愣了下,点了点头:“我是。”

  这人笑的亲切,可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人。

  “我是都市新闻的摄像记者,姓徐,”徐记者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当年你父亲……”

  他顿了下,筹措着言语:“我在做你父亲英勇事迹的采访时见过你,当时你还小,时间一晃你都长这么大了。”

  徐记者从事新闻职业多年,采访过的事件和人不计其数,但却对陶辰华的女儿印象深刻。

  当时的小女孩蹲在路边,低着头安静地抹着眼泪,任谁去哄都不说话,在采访快结束时却突然拽住他的衣角,抽泣着问他:叔叔,我爸爸为什么为了别人家的小孩,不要我了。

  他记得他当时安慰说:“你爸爸没有不要你,他也不想发生意外。”

  小女孩眼睛哭得红肿肿的,之后没有再讲话,松开他的衣角,再次低下了头。

  孩子那双单纯又带着不解的眼眸,时隔多年徐记者仍记得,再次见面,陶音的模样基本没变,只是长开了些,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陶音当时才八岁,对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记者根本没什么印象,不过她很快弯起眉眼,微笑打招呼:“您好,叔叔。”

  徐记者笑了笑,温和地问:“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你妈妈还好吗?”

  她应了声:“我和妈妈过的都很好,劳您挂心了。”

  徐记者欣慰地点点头,还想再说点什么,那边的同事突然叫了他一声,他扶了下眼镜,只好拿上机器,掏了张名片给她:“我这边还有事,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

  陶音接过名片:“好,谢谢叔叔。”

  她目光在这位记者背影上停了会儿,慢慢收起视线。

  这时,手里的电话响了。

  陶音接通,听筒里沈慧姝的声音温柔:“音音啊,你快到家了吗?”

  “还没,”她刚想说遇见了那位徐记者,犹豫了下没开口,目光瞥见前方一块薄荷绿色的牌子,朝那边走:“我快到花店了,买了花就回去。”

  今天是沈慧姝和陶辰华的结婚纪念日,陶辰华在世时,每年都会买一束白雏菊送沈慧姝,有一次陶音问他为什么不给妈妈送玫瑰,就因为妈妈喜欢白雏菊吗?

  陶辰华告诉她,白雏菊的花语是——藏在心里的爱。他暗恋了沈慧姝大学四年,有幸得偿所愿,想一辈子把她放在心里。

  所以,在那次意外之后的每年,陶音也会在这天替陶辰华买一束白雏菊,送给沈慧姝。

  “音音,妈妈公司临时有事,要出趟差,现在就得出发去机场,”沈慧姝叹了声,“今天收不到你的花了。”

  “没关系,”陶音笑道:“我买了就等于您收到啦。”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花姣交友:定向交友平台,包养,求包养,找包养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