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前婚后婚姻故事正文

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

情感树 婚姻故事 2019-01-15 163 2 婚姻

姜明在把车子换成百万级别的那天,叹了口气,说,我现在是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儿子了。

说话间,还瞅了一眼旁边晓静的肚子,晓静脸色僵了一瞬。
自从女儿出生到现在六年了,他们一直没避孕,还想生个儿子。从开始的期盼到后面的纳闷,再到忧虑,偏方、补品吃了不少,却丝毫动静都没有。
她捅了捅姜明的手臂,说:“要不你去检查看看?我去过,都一切正常呢。”
姜明默了一会,后又不耐烦起来:“有什么好看的。”
然后便说走了,两人开车回家,一路无话。
儿子是都想生的,按姜明说的就是,不然挣了这偌大的家业,给谁继承?
回老家祭祖,没个儿子傍身,亲戚关切的眼神都感觉受不了,更不要说背后被人议论嘲笑的。
可这都需要命啊。

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

晓静看了眼姜明的侧脸,认真开车的脸色,毫无表情,平时略微冷峻的轮廓此刻看来愈发显得令人难以亲近。
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就爱他这高冷劲儿,平时表情越是淡漠的人,说起情话来女人听着越是受用,于是毅然下嫁。
确实下嫁。他们结婚时,姜明家里正逢变故,他爸爸生意失败,多年经营亏损得一无所有,而晓静家在当地却是有钱人家。
结婚时几乎一无所有,婚后第二年才买第一套房子,还是晓静卖了自己婚前攒下的所有首饰凑够了首付。
后面又在自己娘家兄弟的扶持下,姜明的生意起步,越做越顺,越做越大。
有钱了,姜明会时不时就带晓静去买首饰,他是在给晓静弥补当年的付出。
姜明,是支优质潜力股呢,比二世祖好得多了。这是闺蜜杜媛媛看过这些年姜明买给晓静的首饰等礼物后的总结。
杜媛媛跟晓静是初中时同学,本是中间断了几年的联络,没想到她前两年竟然巧合的应聘到姜明公司做财务,后跟晓静逐渐熟络,发展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姐妹。
晓静自女儿出生后,开始跟婴幼儿用品打上交道,后来干脆自己开了个母婴用品店,请了店长,自己也能顾上女儿,不怎么过问姜明公司的事情,杜媛媛来了后,她倒是经常会跟她说一些。
杜媛媛跟她说公事的心思她懂,无非是担心自己一无所知,怕会步了那些被男人有钱变坏后就抛弃的弃妇后尘。
自己身后有强大的娘家,丰厚的资源,姜明恐怕才是舍不得这桩婚姻的一个。
结婚愈久,情爱渐渐淡下,考虑更多的是利弊。姜明不至于比自己更糊涂。
4S店到家的路程不远不近,开车大概半小时,晓静坐在副驾驶位子,呆呆看着路边的树木花草迅速的倒退而去,一时间头脑里乱七八糟,直搅得她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了?”姜明问。
晓静思绪猛的被他这一问给拉了回来,仔细一看,已经差不多到他们居住的小区外面了。
她笑了笑说:“没什么,在想着晚餐做什么菜好。”
姜明也忍不住笑了:“吃什么都不要紧,不过你为吃什么而想到叹气却有点要紧。”
而后两人都呵呵笑起来。
“等会我送到楼下你自己回去,我还要去公司有点事。”
“回来吃晚饭吗?”晓静问。
“不回了,有应酬。”
晓静看着姜明走了后,直接回家拿了自己车的钥匙,开了自己的车出来,姜明连这个时候该去接女儿放学都忘了。
到学校门口,才刚接了女儿嘉嘉上车,就接到杜媛媛电话。
“晓静,你赶紧来公司一趟吧。”杜媛媛语气有些沉。听得晓静的心里也跟着一沉。
刚出电梯,就看到公司员工神色各异的偷瞄着姜明办公室,有些在窃窃私语。姜明的助理眼尖,看到晓静就迅速叫了声嫂子。杜媛媛过来拉了嘉嘉过去,示意晓静自己一个人进去。
晓静站在姜明办公室门外,站了一会,没推门。然后又转头来,带着嘉嘉回家了。
路上收到杜媛媛微信:那个女人有身孕。
晓静脸上刷的就苍白了,比站在办公室外面听到里面隐约的闹腾时更苍白。
姜明这是认定她生不出儿子了,所以就换个地去播种呢。
前阵子,姜明有意无意说起他有个远房亲戚结婚多年无子,后来领养了个孩子,养着可顺心了。还开玩笑说,嘉嘉也需要个兄弟做伴,咱不如去领养一个还不会认人的男婴,当亲生的养,也不比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差多少。
晓静白了他一眼,你当孩子都是光合作用长大呢?
养孩子哪有他说的那样轻松,家里的孩子他高兴了就逗逗乐,不高兴了就出门清静,哪里体会过,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养得像嘉嘉这样品学兼有人见人爱是有多辛苦。
不是自己的孩子,是怎么也不愿意去受那份苦的。
更何况,还有嘉嘉,他们家并不是缺孩子,只是有个儿子的执念罢了。
费尽心力经营的一切,凭什么交给毫无关系的其他人而不是给嘉嘉。除非是疯了。
如今想来当初他那个开玩笑似的提议,原不过是试探,他竟然是打着在外面生儿子了带回来让自己养大的主意。
呵……
晓静心下突的生出一些恐惧,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他英俊潇洒,上进努力,待人大方,孝顺爱家,可那胸腔里头,到底生了一颗什么样的心?
从前句句承诺,一家三口的欢声笑语还恍似在屋子里飘荡。晓静突的觉得一阵恶心,跑到洗手间干呕不止。
“妈妈,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嘉嘉小脸上满是关切,还抽了纸巾递给妈妈。
晓静抱住嘉嘉,泪流不止。
遭到姜明背叛的,不止是她,还有嘉嘉。
门铃响,是杜媛媛。
“现在的小三也忒猖狂,竟然到公司去闹事逼宫。”杜媛媛脾气向来火爆,一进门就对姜明那对狗男女骂骂咧咧个不停。
晓静说:“她要逼宫,想转正,我让给她。”
杜媛媛腾的站起来,大声道:“凭什么便宜那贱人?”
晓静却笑了,“你说的对。”
她一字一字的咬着说:“一对贱人。”
姜明接近凌晨两点才回来。
晓静看他进门,手里的手机就直接朝他飞过去,没砸到人,啪的一声掉地上,摔成了两半。
姜明眉目间是浓浓的疲惫感,见晓静这样激烈的举动,一时间还有点懵。
晓静尖叫,“你滚!抱着那个贱人的肚子滚远点!”
姜明脸色更加黯淡,:“没肚子,明天就去医院做掉。”
晓静冷笑:“那可是你盼了多年的儿子,我还是给她们母子让位得了,谁叫她肚子争气。”
姜明拉住她的手,说;“你跟嘉嘉才是最重要的,谁都没你们重要。”
听了姜明这样恳切的话,晓静心下定了定,眼眶一红,态度也软和不少。
姜明见她软和了,更加殷勤,出轨被老婆抓了正着,婚是万万离不得的,必须低声下气的哄着。
晓静脸色是缓和了,还是把姜明赶去了客房。原谅太快会显得自己没底线,会让他以为出轨这事在晓静面前不叫事儿。
冷面以对了几天,平日高冷的姜明一改冷漠,小心翼翼,多面讨好。他担心晓静转不过弯来一定要离婚,这婚他离不起。
这天姜明回家,晓静坐沙发上,看起来是在等他。
他心里一热,兴冲冲到晓静旁边,喊了声老婆。
晓静递了个东西给他,他接过一看,验孕棒,上面明明白白的两条杠。
他手不禁抖了一下,差点将验孕棒给丢了出去,又慌忙拿好,激动得一把抱住晓静。这个孩子来得太及时了,真真是他的福星,这次危机算是平安过去了。
晓静有多爱孩子,他是最清楚的,只要是为了孩子好,她什么都愿意。
姜明料得不错,果然,晓静说,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了,以后再敢犯浑得阉了你。
姜明连连点头,绝不会了,外面的女人没你一个指甲好。
晓静这几日,每见他从高冷一下子变得狗腿的样子,心里都没由来的腻得慌,手掌抚上腹部,最后只貌似嗔怪的给了姜明一个白眼。
孩子,金钱,人际,种种千丝万缕,在这七八年的婚姻里,早缠绕不清,哪能说斩断就斩断。相比起这些来,情爱什么的,已经是微不足道了。
婚姻是一袭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大家都是在忙着捉虱子,却不敢脱了袍子。姜明不敢,晓静此时也不敢。
被补品源源不断的养着,晓静这些日子圆润了不少。
杜媛媛笑得暧昧,“你倒是越来越像个孕妇了。”
晓静嫣然一笑,手里搅着咖啡,深吸一口气,说:“还是这现磨的咖啡香。”
杜媛媛捂脸,“孕妇要忌咖啡。”说完自己又笑起来。
晓静接过杜媛媛递过来的文件包,说:“这次真的得亏有你。”
杜媛媛潇洒的拍了拍晓静肩头,“咱两谁跟谁,嘉嘉可是我的宝贝干女儿,帮你等于帮我宝贝呢。”
晓静脸色一暗,轻声说:“她亲爹也没那么护着她。”
忙了三四个月,该转移的,该弄到手的,都好了,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第二天,晓静就甩了离婚协议到姜明面前。
协议上写明,除了公司,其他固定资产跟现金存款,女儿抚养权,全归晓静所有。
而公司么?
在杜媛媛和自己哥哥的帮助下,姜明的公司已经没剩多少价值。最近他都忙着应付客户流失,同新崛起的新竞争对手争得头破血流,却难挽颓势。
他的资源在外大部分依靠晓静的兄弟们,在内的资料杜媛媛暗中分批交给了晓静。内外夹击之下,溃败是必然的结果。
姜明咬着牙说:“我只是想要个儿子,你至于做这么难看?”
晓静冷笑。
姜明气急败坏的说:“你可想好了,离婚了两个孩子就是单亲家庭长大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晓静竟然会这么决绝,不就是出个轨,至于闹得家散了。
晓静说:“负责我肚子的医生,是弟媳的发小。”
至于嘉嘉,姜明又何时为她真心考虑过,这样的渣爹,不要也罢。
姜明愣神了一下,一会就反应过来,问:“怀二胎是假的?”
“对,假的。反正你也没对我的肚子没期待不是吗,外面有的是人愿意给你生呢。”
姜明吼道:“我绝不离婚!”
“那就要看重婚罪你扛不扛得起了。”晓静的语气更加轻飘。
我爱你时,能帮你君临天下。
我恨你时,能毁你一无所有。
本是好聚好散也没什么大不了。
姜明千不该万不该的是,把她程晓静当傻子。
骗她说已经处理掉了,实际却是隔壁市里买了套房子安置小三,甚至为了让她安心生子,还去那女人的家乡下聘礼,摆酒席,只差没八抬大轿把人给抬家里来了。
想利用她的价值,去养别人的儿子,她可不是圣母。
小三她是懒得管了,有一就有二,就算这次赶走了,难保不会有下个,男人的重男轻女忘恩负义,才是根源。
姜明最后无奈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签字的那刻,晓静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却没有想象中的畅快。
姜明输给了她的缜密计划,因为他太小看女人。
晓静也输了,夺得钱财弥补了母女被背叛的恨意,可终究,只是无奈之举。
婚姻只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
捉虱子会疲累,可脱了袍子,迎面而来的,是空荡荡的寒冷。
作者:长歌月中眠


评论

精彩评论
  • 2019-01-16 10:54:57

    《天才梦》 一文为张爱玲18岁时的创作散文,也被她视作自己文学生涯中的“处女作”。张爱玲在天才梦的最后,写道:「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也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这句话成了所有张迷的经典台词,朗朗上口。却也预示了张爱玲本人困顿挣扎的一生。

  • 2019-02-13 13:03:50

    幸福的人不会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