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小说正文

短篇小说:前女友驾到

坐标魔都,和老公结婚六年,孩子四岁了。老公这两年发胖了不少,IT 男你们懂的,发际线也开始后移,我之前没少劝他去做做运动,他却一直以加班太累,精力不够为借口,不肯动起来。周末有时候提议带孩子去公园玩或者去爬爬山,他都不肯,说难得休息一天(他经常加班,一周只休一天),就不能让他在家躺着吗?

可就这么懒得一个人,最近突然开始勤快地跑健身房了,连一直用着的简单头像都换成腔调型男图了。

我实在觉得可疑,就开玩笑地问他:「以前叫你运动总不肯,怎么这会儿开窍了?」

他一边整理装备,一边说:「这不是之前体检有脂肪肝了吗?想想还是得动起来,行了,我去健身房了。」

肌肉没见练出多少,装备倒整的挺全。我看他讲得理直气壮,想想大概是我多疑了,干脆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但是很快,我突然觉得下体不太舒服,有些痒痛,我平时挺注意个人卫生的,加上身体状态还不错,一直没有什么妇科问题。

而且……讲出来有些不好意思,我生孩子的时候 XX撕裂,产后对夫妻之事有了些阴影。加上又忙着带孩子,跟老公单独相处的时间少了不少,十天半个月有一次就不错了。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但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致,老公为此也有过不少怨言。难道就因为这个,他去外面找花头了?想想上一次之后不久就不太舒服了,难道是他从外面带回来的病?

没两天我妈突然神神秘秘地拉着我说:「陈鹏最近不太对劲啊,我那天看到他有电话进来,鬼鬼祟祟跑阳台去接的,要是不心虚躲什么躲?你可得看紧点。」

我一个人怀疑可能是多心,现在连我妈都看出不对劲了,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之后我找了个时间等他去健身房,也悄悄跟上,他确实去了健身房,练得倒挺卖力,我松了口气,想着还得回家给孩子洗澡哄睡,便悄悄离开了。

回家后我突然越想越不对劲,让我妈看着孩子,自己又去了一趟健身房,果然他已经不在了。我看看时间,刚刚九点,平时他都是十点多才回家的。我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给他,等了半天,电话一直嘟嘟响着没人接听。又打了一个电话,依旧没接听。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他把电话打了回来。「老婆,刚刚在撸铁,没听到你电话,家里有事?」他声音听着挺平静,电话那边也挺安静的,不像在街上,但肯定不是在撸铁。

我急忙说:「没什么事,就是想吃手撕鸡了,想你回来带一份。」

电话那边他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行,我晚点练完就去买。」

挂了电话,我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他如果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为什么谎称自己还在撸铁?不行,我必须得弄个清楚。通过我对他的了解,他这人头脑冷静,讲大道理头头是道,如果没有抓个正着,就算直接去质问他,他肯定也咬死了说一堆话来狡辩。回到家里,看着儿子纯真的睡颜,我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起来,如果老公在外面有人了,我和孩子怎么办?

第二天我约了闺蜜菲菲出来,她活得既洒脱又通透,这些年我想不通的许多事情,都是问她的。之前忘了讲我自己的情况,小时候父母离异,导致我内心既缺乏安全感又有些自卑。到了青春期,我又属于发育比较明显的那一类,搁现在叫胸大腰细,但读书的时候可没少被男同学嘲笑,导致我更加自卑了。

后来大学时候谈了个男朋友,他追求我的,又高又帅,算是校草级别吧,一谈就是三年,可临近毕业他花心劈腿了,而且还劈了不止一个。我当时也挺受伤,很长一段时间不想再谈,加上又没自信,从来不觉得自己优秀,进了家事业单位之后,便每天工作看书,感情之事长期搁浅。

一直到亲戚介绍了现在的老公,他个子不高,相貌普通,甚至只能算中下吧,唯一优点就是踏实,经济适用男。我当时不敢再相信长得好看的男人了,只想有人一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可如今……

「菲菲,你觉得陈鹏可能在外面找女人吗?」我跟菲菲讲了最近的事情,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但又忍不住补充道:「他工资卡都在我这,一个月也没多少零花钱,又没什么其他收入,长得也普普通通,可能有女人跟他吗?」

管着家里财政大权的事也是菲菲给我出的主意,如今看看真的太对了。

菲菲瞪了我一眼,说:「你就是性子太软,管他管得太松了,他除了工作稳定,哪里有什么优点,找到你这么好的老婆都烧高香了,竟然还不知足。」

她起身拉我往外走,我问她去哪,她说:「你不讲不舒服吗?先去医院检查,女人的事不能拖,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觉得或许不是什么大事,看医生又挺难为情的,就只买了洗手液在清洗。在医院排队折腾了半天,我们也聊了不少,菲菲跟我想法一样,觉得先按兵不动,要抓就抓个正着。她说即便陈鹏没在外面找女人,也肯定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必须弄清楚。

好在看病下来不是太大问题,医生给开了药,嘱咐回去注意个人卫生,治疗期间不能做夫妻之事。我心里一肚子的怨气,本来好好的,我哪会受这个罪,他现在不干不净的,碰我一下我都嫌恶心。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得从健身房入手,只要陈鹏出门,我便悄悄跟着,而菲菲则在健身房蹲守。

她也是厉害,不到一天时间就跟健身房的老板混熟了,老板不能透露客人进出信息,但可以让菲菲在他办公室待着,方便她不被人发现的纵观全局。很快陈鹏又收拾好去健身房了,我一边跟着,一边给菲菲发了信息,她回了我一个「收到」的表情。

我不敢跟得太近,免得被陈鹏发现,他路上还去买了两杯冰美式,我赶快把这一发现告诉了菲菲。

等陈鹏进了健身房,我也在外面找了家咖啡店点了杯咖啡,但不是冰美式,而是甜甜的香草拿铁。心里格外不是滋味,他有多久没给我带过咖啡了,对别人倒是殷勤。等咖啡上来,我喝了一口,明明是甜的,可偏偏觉得嘴里发苦,眼睛也有些酸。

我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带孩子煮饭做家务,把家里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我哪里做的不好了?他要这样对我?这时菲菲的信息来了,「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随后是一张照片,我点了查看原图,一下子高清显现出来。画面里陈鹏眉眼带笑,女人也笑得十分开怀,似乎正在聊什么有趣的事。我看清楚女人的样貌后,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声音惊动了附近的顾客,有人朝我看过来,我瞬间回过神,可眼睛酸涩得厉害,眼泪忍不住就往出跑。没错,这个女人我当然认得,我看过她不少照片,是陈鹏曾经谈过五年的前女友。

当初亲戚介绍陈鹏的时候,也讲过他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大学开始到毕业工作后一直谈了五年,但是女方父母嫌弃他家条件不够好,后来女方被家里安排嫁给了一个官二代。

毕竟我跟陈鹏没有过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所以之前提到他前女友时,我也没什么不高兴的,甚至没要求他删旧照片。知道她叫徐黎,也知道她是什么样子。只是这两人都各自有了家庭,如今又怎么搞到一起了?不等我继续感伤,菲菲又发来一段短视频,点开一看,徐黎还在给陈鹏放松肩膀,那亲密的程度搁谁看都以为他们才是夫妻。

随后徐黎去做深蹲,陈鹏还在后面保护,只是两人距离也太近了吧?徐黎长的说不上多漂亮,但身材保持的很好,前凸后翘,穿着紧身裤臀型饱满,就应该是网上常说的蜜桃臀吧。

「是陈鹏的前女友,也是初恋,谈过五年。」我给菲菲回道。

菲菲发了个呕吐的表情,「不管身材还是脸蛋都比你差远了,陈鹏 tmd 有初恋情结吧。」

我很快压下心里的苦涩,对她说:「你在那等我,我现在就去撕了他们的脸。」

不想菲菲电话很快打了过来,说她已经离开健身房了,劝我一定要沉住气,毕竟健身房是公共场所,抓个正着也能狡辩是恰巧遇到,闹到最后搞不好成了我多疑。

「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心里也好有个底。」菲菲问道。

我想了想,咬牙说:「捉奸,离婚。」

「作为闺蜜,我不劝你,在外面找女人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何况他是初恋,离开他,你也能过得更好,你啊,就是总爱委屈自己。」

菲菲又劝了我几句,交待我保持镇定,等陈鹏睡着把他的手机偷出来。我调整了情绪回了家,儿子睡前还说周末想爸爸带我们去吃牛排,我强挤出笑容说好,眼睛却又发酸起来。这一次不是因为老公在外面有人而难过,而是心疼儿子,他还那么小。十点半,陈鹏像往常一样回家,但是嘴角都带着笑,很明显心情不错,但他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刺眼。

好在他抱着手机一直忙自己的事,也没注意到我的反常。夜里,他睡熟打起了呼噜,我悄悄起来,拿了他的手机。

用他的手指解锁,发现他把指纹解锁取消了,果然挺警惕的。我给菲菲发了信息说解不了手机锁,她发了个地址给我,叫我现在过去。赶到地方,是拉了半截闸门的手机小铺子,菲菲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我初中同学,解个锁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她介绍道。

里面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人憨笑,说:「一般我不接夜活,但菲菲的事就是我的事。」

大概用了十多分钟,他便把手机递还给我,说搞定了。我打开微信,置顶就是徐黎,两人的聊天视频赫然呈现在了眼前。陈鹏对她简直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一大早就说早安,睡前还要互道晚安,吃饭问她吃了什么,就是对自己儿子,也没见他这么关心过。

不仅如此,两人还经常说格外露骨的话,只有我想不到,没有他们说不出的。菲菲凑在我旁边看着,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真 tm 恶心。她让老同学弄了一份存档发我邮箱,便拉着我离开了小铺。我这会儿气的脑袋嗡嗡响,陈鹏管徐黎叫老婆,徐黎喊他老公,这两人真的是一点都不害臊。

上礼拜他说开周会要晚回,结果是去和徐黎开房了,回家后还在微信里跟徐黎温存,讨论刚刚哪个姿势更舒服,太令人作呕了……

菲菲突然将我抱住,轻轻拍我后背,安慰到:「没事,你还有我。」

我忍不住哭起来,还好我有她这么一个好朋友,否则我真的不知道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从那对狗男女的聊天里看出,他们每周五都会去五角场那边的和颐,最搞笑的是大多数是徐黎付房钱。也难怪我说他手里没钱怎么在外面找女人,搞了半天是有人倒贴的。

我跟菲菲商量了一下,周五去抓个现形,菲菲说带个人高马大的男性朋友帮忙拍摄,万一陈鹏敢动手,也多个人保护。回去后,我把陈鹏手机放回原位,一切照常。

第二天早上陈鹏起来也没有察觉什么,依旧一边吃早饭一边玩手机。以前不知道就算,现在看着他喝着我煮的粥,却在跟徐黎聊骚,我就气不打一处出,恨不得把粥倒他头上。

转眼到了周五,陈鹏说要开周会,我跟菲菲按照原计划赶到了酒店附近。果然没多久,陈鹏和徐黎两人熟门熟路的到了酒店,拿了房卡进了电梯。菲菲让朋友跟上去摸清房间,我这时候已经有些懵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有些无措,即便知道他们俩搞一起了,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过了半个小时,菲菲拉着我冲了上去,打头的男生一边使劲敲门,一边说自己是酒店安保,有火警提示,必须要检查房间。里面传来陈鹏的骂声,不知道他进行到哪一步了,但显然十分气愤。

房门一打开,我们就冲了进去,菲菲甩了陈鹏一耳光,骂道:「孩子都有了,你还在外面找女人,打死你个不要脸的渣男。」

她带的朋友一通拍摄,而我愣在原地,看着陈鹏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慌乱,转而变成了愤怒。突然,他推了菲菲一把,菲菲没站稳,差点摔倒。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冲过去撕打他,他外面有人我也忍了,可他凭什么敢打我最好的朋友?

「你们住手,别打他了。」

徐黎抱着被子护了过来,我正在气头上,一把将她推开,她倒到旁边床上,被子被扯掉,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和我平日里保守的穿着相比,大概甩我几条街了。

「你干什么?」陈鹏突然吼了一声,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对,我是和徐黎在一起了,你闹够了没?」

「没有。」我稳住身形大喊道,「陈鹏你不是个东西,既然你放不下初恋,口口声声喊她老婆,那我们就离婚,孩子归我。」

菲菲补充到:「不止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陈鹏双眼充血,恶狠狠的说:「我喊她老婆怎么了?我喊她老婆比喊你早。」

徐黎已经重新用被子包好了自己,哭着说:「你们别怪陈鹏,是我勾引他的,都是我的错,是我忘不了旧情。」

我听的反胃,之前没接触过,现在看不就是大家常说的绿茶biao吗?菲菲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扯住了徐黎的头发,「死绿茶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你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陈鹏喊着要去打菲菲,却被菲菲的朋友挡住了,但是我看到他眼中的恨意,仿佛要吃人似的。

我气的身子发抖,拿起包朝他身上脸上打,又狠狠的踢了两脚,当初真的瞎了眼以为他是老实人,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这时酒店保安和经理都来了,菲菲看差不多了,拉了我离开。出了酒店大门,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了。我的性格温吞,和陈鹏没有过轰轰烈烈的感情,但到底结婚六年了,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不难过?

我喝了一杯冰美式,半天才冷静下来,随即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陈鹏确实在外面有人了,我要离婚。我妈半天没缓过劲,我知道让老人家操心不对,但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再瞒着我妈了。

「你在哪,先回来再说。」我妈在电话里说道。

菲菲送我到楼下,说之后的事情我跟家人好好谈,她就不方便掺和了。说实在的她帮了我太多,否则我今天就算能捉奸,也可能被那对狗男女打了。回家跟我妈讲了一切情况,也给她看了捉奸拍的视频,我妈重重的叹了口气,说:「咱们娘俩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当初我妈跟我爸离婚,就是我爸跟别人跑了,这些年都没有往来,我妈好多年后才再婚,继父人不错,也会时常过来帮我带带孩子。之后一连三天,陈鹏都没有回家,我也没急着催他去办离婚,因为这三天以来,家里亲戚开始轮番劝我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也不完全是陈鹏的错,把那个女人搞臭了,他就自然回到你身边了,你们孩子都有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谈谈?」

「是啊,小毛头才四岁,你也得为孩子想想。」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可得想清楚了,现在离婚就是便宜了他们。」

舅舅、舅妈、小姨、姨夫都知道了,连外婆也跟着一起劝我,但我真的听不进去,只是每每看到儿子就难过的要命。

到了第四天,陈鹏一脸胡茬的回来了,一到家就给儿子拿出了新买的玩具,还陪他玩了起来。我在旁边瞪着他,但看到儿子高兴的样子,又不忍心吓到孩子。

等儿子玩累洗澡睡了,陈鹏过来说:「离婚对孩子伤害太大了,我们好好谈谈吧。」

「你也知道离婚对孩子伤害太大?你在外面找女人的时候怎么没想想儿子?」我质问道。

我妈听到动静出来,也跟着劝起来,让我们冷静下来好好谈谈。陈鹏巴拉巴拉的讲起来,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老同学聚会时喝多了,就做了错事。这几天他好好想了,没什么比家庭更重要,他不会离婚的。

他还说:「你自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你应该最清楚父母离婚对孩子的伤害,就算为了儿子,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捉奸的时候你不是讲喊徐黎老婆比喊我早吗?不是护着她要打我吗?现在说这些我会信你?」我气愤的说。提到徐黎,他眼底突然出现狠色,一瞬间满脸都是戾气。

「我就是被那贱huo骗了,现在认清她的真面目,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不会离婚的。」他咬牙切齿的说。

我妈劝我们都先冷静冷静,他又跟我妈说了几句好话,就回屋睡觉去了。

「我瞧着陈鹏是真不想离婚。」我妈拉我去客房小声说,「刚刚他那样子挺吓人,你看最近的新闻没?街头弄死人那个。」

随即她小声讲了男人撞前妻,捅伤撞伤多人的新闻。

「听说那男人就是不想跟他老婆离婚,女方坚持离婚之后,男的觉得没指望了,搞了个同归于尽。」

我想到刚刚陈鹏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寒颤,「他真是那种人不更得离婚了?」

「你想想孩子,男孩子没有爸爸肯定比别的孩子低一头,而且万一离婚他也争孩子抚养权,你抢不过他怎么办?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爸,孩子要吃苦啊。」我妈又说道。

我心想不需要以后,陈鹏现在跟后爸有什么区别?

「其实陈鹏是个老实人,这些年都没出什么幺蛾子,就那个女人破坏人家家庭。」我妈又愤恨的说。

「一个巴掌拍不响,行了,妈,早点休息吧。」

我晚上在儿子小房间睡的,让我跟陈鹏一张床,我实在做不到。还有老实人也不是这样用的,街头杀人那个男人不也被网友说是「老实人」吗?可老实人就能没道德底线?说到底也是大家没有看到他「不老实」的一面罢了。第二天早上起来,陈鹏竟然破天荒的在厨房做早饭,还跟我妈有说有笑,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你慢慢吃,以后我送小宝去幼儿园。」他笑着对我说。

我心里犯膈应,但听到儿子开心的拍手叫好,我只能把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我就是再讨厌陈鹏,也不能阻止儿子喜欢爸爸,儿子那么小,我怎么能把自己的情绪强加给他?之后几天,家里亲戚又轮番来劝说,都是长辈我也不好掉脸,但是面对陈鹏,我依旧坚持说要离婚。

都到那个份上了,我过不去心里那个坎。这天我妈突然打电话喊我去酒楼吃饭,说曾经的老邻居胡阿姨回来了,要见见我。我高中的时候学习挺忙,我妈又总加班,邻居胡阿姨总喊我去她家吃饭,只可惜后来她搬去外地了,一别十来年没见面了。胡阿姨回来我肯定要去,匆忙买了些保养品就赶去了酒楼,哪知道包厢里坐满了人……

我妈坐了主位,旁边小心陪着的是陈鹏,还有我家的各种亲戚,就连陈鹏他爸也来了。陈鹏是爸妈老来得子,父母年纪比较大,三年前他妈走了,如今他爸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我就是再生气,也没有闹他爸那边去。到这个份上,我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是胸口胀痛起来,我看了我妈一眼,她心虚的不敢看我。好吧,我亲妈都帮着那个混蛋了,即便我清楚她只是不想我离婚,但这一刻我依旧感觉自己孤立无援。

陈鹏突然起身朝我鞠躬,声音哽咽的说:「老婆,我做了糊涂事,对不起你和儿子,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天各位长辈作证,我爸也在这,我发誓再不会有下次。求你看在儿子的面上,原谅我最后一次吧。」

众人都看着我,包括我四岁的儿子小宝。明明犯错的是他,我才是受害者,但这一刻所有人都好像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上。

我气的大口喘气,瞪着陈鹏说:「你真有本事。」

说完我扔下保养品,转身朝外走,不再理会背后长辈们的叫声,谁愿意过就跟陈鹏过去吧。夜里,我默默回了家,还不等睡下,小宝突然大哭起来,似乎是被梦惊到了。我急忙抱着他轻拍,告诉他妈妈在,不要怕。

小宝却哭的满脸眼泪鼻涕,委屈巴巴的说:「妈妈,你不要和爸爸离婚好吗?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他,我不要你们分开。」

他说完哭的更凶了,几乎要岔气一样,我也忍不住哭起来,说:「小宝不哭,妈妈不离婚了。」

屋门外,陈鹏松了口气,朝我投来感激的目光。事情就这样搁浅了,我没脸去见菲菲,过了几天菲菲约了我出去吃饭。

见到她,我红着脸说:「菲菲,对不起,我暂时不能离婚了。」

菲菲露出早已料到的表情,「所以我说后面我不掺和了,但也能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毕竟在其他人眼里,陈鹏老实踏实,也就犯了这么一个错。」

「等小宝大点再说吧,人这一辈子混混也就过了。」我有些绝望的说。

「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包括小宝,如果真的有,也只是你自己。」

她握了我的手,「按理来说我不该劝人离婚,但不管你最后离婚与否,我都希望你不要放弃自己,你才三十,还有大好的年华。」

我摇摇头,「就这样吧。」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眼底的失望,我知道我没出息,别说她对我失望了,我自己都对自己失望透顶。

我没再坚持离婚,生活又仿佛回到了原有的轨迹,陈鹏不再总抱着手机,也多了一些时间陪儿子,好像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只有我知道回不去了。

夜里睡一张床,我都尽量靠床边睡,他碰到我,我会下意识的躲开。至于夫妻生活,从那以后再没有过,一想到健身房里,他与徐黎的暧昧动作。还有酒店房间里,徐黎穿着内衣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想吐,浑身难受。

陈鹏大概也是理亏,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抱怨,只是叹气,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然后自己去卫生间解决。

这样的日子没两天,陈鹏公司的李姐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看到一个女人来找陈鹏了。没错,李姐是我主动联系的,其实从陈鹏说徐黎骗了他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怀疑。我知道自己懦弱,再没脸让菲菲帮忙,而且这一次我必须自己立起来,否则谁也帮不了我。

所以我即便暂时不离婚,但不代表我还会像以前一样毫无准备。陈鹏的说法无非是自己是老实人,只是一时糊涂,然后在我身边制造舆论优势,表现出自己悔恨可怜的一面。

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他掌握住节奏了。我跟李姐说了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请李姐帮忙盯着他一些,有情况及时跟我联系。李姐为人挺仗义,立即答应了下来,甚至还找机会去听了点两人的对话。

果然不出我所料,酒店出事之后,徐黎说自己不能离婚,陈鹏觉得自己被徐黎骗了,又怕自己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才回来死活闹着不离婚。今天徐黎来找陈鹏,是说自己心里放不下他,但惹不起她夫家,才说不能离婚。

「那女人也是有老公的,听那意思老公厉害的很,你想办法告诉她老公,看她老公治不死她。」李姐提议道。

我嘴上答应李姐,却没打算这么做,徐黎被管住了,还怎么再让陈鹏犯错?另一方面,我最近情绪不好,单位领导和同事也看出了端倪,领导找我谈话,我干脆和盘托出。万一回头陈鹏又不肯离婚,再闹到我单位来,吃亏的又是我,所以不如早做准备。以前的我要面子,是不想让领导和同事知道的,但如今我才明白,要面子的人只会被不要脸的人欺负。

领导同情的看着我,说:「为了孩子忍忍算了,只要他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这世界就是这样,女人如果有点什么,脊梁骨能被人戳断,但男人在外面有人却像是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一样。不,我不相信天下所有男人都会犯这样的错,总有真正对妻儿对家庭负责的男人,这样的话不过是那些花心男人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既然你们都希望我原谅他,那我已经原谅他一次了,他再犯错就怪不得我了。至于小宝那边,他还太小,四岁能懂什么?就是夜里哭闹也必然是陈鹏跟他说了什么。我开始更加温和的跟小宝谈这个问题,告诉他不管什么时候,妈妈和爸爸都永远是他的妈妈和爸爸,如果爱着他势必会一直爱他的。

我相信自己可以一直爱孩子,但我不相信陈鹏。另外,以后如果我独自抚养孩子,很可能要面对陈鹏不付抚养费的情况,我得提高收入。

果然,当天晚上,陈鹏又开始悄悄聊手机了,显然他已经原谅了徐黎,两人又聊了起来。徐黎那么让他上头,又懂得茶言茶语的,他放的下才怪。紧接着,陈鹏在公司申请了一个进修学习的机会,只是学习地点离家极远,开车得一个小时,加上堵车可能更久。那边提供进修期间的住宿,陈鹏跟我商量住过去,周末再回家。

「我这年纪想走管理系也不可能了,只能在技术方面加把劲,这次进修领导很看重,顺利的话,我在公司的技术评级能再提一级,薪资也能涨些。」陈鹏眼睛放光的说。

「那你抓住机会好好学习,别辜负了领导的厚望。」我笑着说。

陈鹏见搞定了我,兴高采烈的去收拾要带去的衣服,甚至都忘了去跟儿子讲一声。他当天就去报道了,晚上打电话讲了那边的情况,还抱怨宿舍太小,空调也不制冷,但语气中的兴奋藏都藏不住。

我不知道徐黎有没有过去,但学习期间不正是两人私会的好机会吗?算着差不多时机到了,我喊了我妈一起去给他送台扇,他不是说宿舍空调不太制冷吗?我也是关心他。

我之前就是想的太简单了,不让我妈亲眼看到,我妈搞不好又心软帮他说话。这一次根本没费什么劲,我们就在下课时间,看到他跟徐黎挽了胳膊出来。

我妈一把拉住我,「那狗东西又跟那贱huo搞在一起了?」

「看样子是的。」我淡淡的说。

这一次我妈比我还生气,「先别过去,先跟着他们,抓就要抓个狠的。」

我点头,即便我妈之前再心软,也只是不想我离婚,能跟陈鹏好好过日子。可如今是陈鹏狗改不了吃屎,是他不想好好过日子。两人吃个饭情意绵绵的,最后结账是徐黎刷的手机,我一直躲在远处录像,以后自然有用处。

培训这边都不是一个公司的,谁也不认识谁,加上离家又远,陈鹏胆子也挺肥,饭后就带徐黎回了机构安排的宿舍。我妈气的牙齿咬的咯吱响,说等一会再打上门去,抓住那个贱huo狠狠的打。

「妈你小心点,陈鹏狗急跳墙,搞不好会打咱们的。」我说道。

「他敢?」要不是怕打草惊蛇,我妈这一嗓子是嚎出来的。

但我到底留了个心,过去的时候找了机构的人一起,说是联系不到陈鹏,他心脏不太好,怕出什么事。

机构那边的人一听紧张起来,还带上了备用钥匙,学员万一突发心脏病猝死,他们也担不起责任。

我跑了两步,先一步到了屋门口,果然听到了屋里有那种羞人的声音,我故意使劲拍门,大声喊道:「陈鹏你没事吧?你快开开门。」

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但这些在机构工作人员看来,都以为是妻子对丈夫的关心,也急忙冲到了跟前,拿了钥匙开锁。

等陈鹏回过神来,想阻止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我妈一个箭步冲进去撕扯徐黎,冲着两人大骂起来,我则飞快拿出手机对着二人录像。

「这、这……」机构的人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把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都录了下来,随即去拉我妈,哭着说:「算了,他又不是第一次在外面找女人了,说断干净也没断,这日子没法过了。」

陈鹏推了我一把,恶狠狠的说:「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想毁了我的晋升?」

我妈把扔在门口的风扇拎了进来,气愤的说:「你老婆是听你说空调不制冷,特意来给你送风扇的,你自己做出这种事还有脸讲别人?」

她又要去撕打徐黎,「还有你这个贱huo,自己有老公还出来勾引别人老公,还倒贴买单,你到底多饥渴才能做出这种事?」

徐黎又是那副委屈的姿态哭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忘不了陈鹏,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陈鹏自然不舍得她挨打,将人护在了身后,甚至还想推我妈,好在机构的人怕闹出事,急忙拦住了。这一闹,其他宿舍的人被惊动,都出来看热闹,很快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这一次,我没急着走,我也不怕丢人了,没底线的是他们,我丢什么人?我就一直哭一直哭,说起来哭也不是装的,只是不再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人而难过,而是为儿子小宝哭的。一想到小宝,我就心疼的忍不住掉眼泪。

「妈,这婚一定要离,他这样不检点,以后对孩子影响更大,不能再过了。」我哭着说。

我妈点头,「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机构的人找了他们领导,领导见闹成这样,直接给陈鹏公司打了电话,将他的进修取消了,宿舍也收回。我看差不多了,带了我妈离开,交待她去接孩子,这几天先让孩子去她跟我继父那边住。随后我去了陈鹏公司,见了他领导。当然我不是去闹事的,我先向领导道歉,因为这事闹的让领导为难了,但陈鹏之前就在外面找女人了,跟公司安排他进修毫无关系。

领导气的不轻,说一两年才一个进修名额,陈鹏竟然毫不珍惜,闹出这种丑事来。又说好在我通情达理,还讲后续需要陈鹏收入证明之类尽管说,他们会积极配合。离开陈鹏公司,我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但凡陈鹏知道悔改,我也算计不到这一步。

随后,我又用匿名邮箱给徐黎丈夫发了视频,之前听说她嫁的是个官二代,这几天我已经查到了他的工作邮箱,想来他看到邮件就是另一番风浪了。这一次,家里亲戚再无人敢劝,很快我给法院递了诉讼,提供了陈鹏在外面找女人的证据,要求孩子抚养权归我,房屋财产都归我。

陈鹏打电话恐吓威胁了我几次,但在我眼里就是狗急跳墙。只可惜现在离婚有冷静期,时间久了些,但好在这段时间小宝已经慢慢习惯了见不到爸爸的日子。家里亲戚长辈也常来帮衬,都防着陈鹏发疯报复,菲菲还介绍了我去学拳击和防身术。

等到开庭的时候,陈鹏是拄着拐杖来的,脸上还满是淤伤,一条腿打了石膏。我心底发笑,看来徐黎的老公真的不好惹。陈鹏跟法官说我雇人殴打他,想反咬我一口,但他并无证据。

反倒是他在外面鬼混证据确凿,孩子抚养权归我,他只有探视权,每个月需要支付我 5000 元抚养费。一切尘埃落定,我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陈鹏出了法院恶狠狠的说:「你别指望我给你一分钱。」

我冷笑,只要他有工作有收入,法院可以强制执行。即便他一分钱给不出,我也有足够的能力自己养孩子了,我开始接一些翻译工作,工作之余翻译一些文献,收入还不错。生活又回到了正轨,但不同的是,我比之前更热爱生活了。我去学拳击,去练瑜伽,也跟菲菲学习穿着打扮,连小宝都夸妈妈更漂亮了。至于陈鹏,李姐时不时跟我透露一些他的情况。

徐黎也离婚了,一样是净身出户,她只能去赖上了陈鹏,不管怎么说,陈鹏做程序员收入还算稳定。只是领导厌恶陈鹏,天天抓他的错处,找他的麻烦,很快他就被降职降薪,不乐意就自动辞职滚蛋。

自动辞职没有赔偿,陈鹏到底忍住了。徐黎跑去公司闹了一次,说她父亲生病了,问陈鹏要医药费。陈鹏如今捉襟见肘,哪里担负的起?两人谈不拢还动起了手,陈鹏扇了徐黎一耳光,说她毁了他的生活。

徐黎也骂陈鹏窝囊,李姐说她骂起人挺凶的,不知道陈鹏看上她哪一点了。没多久陈鹏又陷入了什么经济案件之中,被抓了进去。

听说是徐黎老公那边做的局,我不得不感慨,论能力论狠劲,还是徐黎老公厉害,陈鹏哪来的胆子给人家戴绿帽?这些消息让我的心情无比舒畅,再次确定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离开了那个所谓的「老实人」,我也能开始全新的生活,谁能保证我没有更好的明天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评论

随机文章

  • 我爱上了有夫之妇怎么办?
  • 撞破她和我暗恋的男同事在床上
  • 女大学生说出被包养的理由
  • 我这个高材生差点被少妇包养了
  • 为什么婚外女人非得要嫁已婚男人?
  • 小说:青春乱
  • 婚外情之我见
  • 甩开前渣又遇后渣,是渣太多还是我眼瞎?
  • 给我扣上一顶绿帽子,还要把证据摆在我眼前
  • 老公欲望太强,结婚三天妻子离婚求放过
  • 男人有这些表现,八层在出轨的路上了
  • 快速修复遭遇背叛后的夫妻关系
  • 老公出轨,妻子害怕摊牌怎么办?
  • 表白那天我抱着写的156封情书
  • 男人背叛婚姻后就没有夫妻生活
  • 夫妻应该坦诚相待毫无保留?你错了!
  • 为什么外面的女人好?为什么女人要当小三儿?
  • 情窦初开便以暗恋结束
  • 离婚不是失败而是在终结失败
  • 上学时那些包养的事儿
  • 二婚到底有多难?听听60岁二婚女士的真实心声
  • 结婚15年,每天像情人一样充满快乐
  • 上海复工后,最先挤爆的是离婚登记处
  • 老公离家出走和其他女人同居,男人绝情背后的2个真相
  • 夫妻肌肤之亲的重要性
  • 同桌的TA
  • 夫妻间无何止的争吵是种精神内耗
  • 什么时候女人多巴胺分泌的最多?
  • 毕业后,从此天涯陌路
  • 男人偷腥成瘾是为何?
  • 为他还债还被家暴
  • 我所听闻的名符其实的渣男
  • 中篇小说:《绝色老板娘》
  • 和已婚男同事暧昧,放不下怎么办?
  • 妻子出差后开始与前男友暧昧
  • 我和女老板的约会
  • 燃烧在独居的欲望何处安放?
  • 性的终极定义与意义
  • 嫁了一个不会挣钱的老公日子有多难?
  • 老公每个月给5万生活费,希望开放式婚姻,你同意吗?
  • 短篇小说:进击的小姨子
  • 我完全支持我儿子不结婚或不要生育
  • 和老公分房睡了两年,生活寡淡如水互无激情
  • 小说《风流医生俏护士》-5
  • 伴侣和异性频繁聊天,会背叛吗?
  • 第三者美丽动人,才让男人忍不住擦枪走火吗?
  • 异性真的不要轻易闲聊,真的容易聊天聊出感情了
  • 小说:无敌学生美校花-3
  • 当代夫妻现状
  • 他的坚持与乐观,让我一次次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