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校园正文

暗恋是一个人的流离失所

情感树 青春校园 2018-12-15 324 0 暗恋

      给曾经最爱的你写下一封信,时间就定在我们的毕业季。

      现在是属于我们的毕业季。日夜颠倒,神志不清,浑浑噩噩,兵荒马乱,一塌糊涂。

      离别总是伤感,人会莫名其妙喜欢怀念。大学四年,每年都有你。大一的懵懂,大二的了解,大三的老铁,现在的不舍。个中的上八下,如履薄冰的心情,想说与你听。强调的是,现在我没有喜欢你了。

      很奇怪,脑海中的你总不是帅,是痞。大一,我们有缘进入同一个机构,同一个部门,平淡无起伏,普通的同事生活似水流年。惊喜于我是大二。我们一起留任,你成为了正部,而我成为了副部。我们一起共心,一起并肩,一起策划119活动,不想辜负师兄师姐的期望,努力经营着综合部。你很忙,另外一个骨干很懵,而我很蠢。咬牙坚持下来,有些东西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开始对你有所依赖,发现了彼此的共性,更让我的欢喜被无限放大。我兴奋跟舍友分享,言语中充满着兴奋,充满着喜爱。从此,便是如此。

      舍友说时不可待,学会把握,勇敢表白。初听觉得傻,她们不知道的是,其实你有女朋友。还记得你开口让我们帮忙助一人一条生日快乐的祝福短信发到你女朋友的手机。那时觉得你傻也可爱。插足别人的喜欢,我从来不屑,但我也狠心拒绝了你的求助。我没帮忙,部门和学业的忙碌让我有了借口,让我安了心。

暗恋是一个人的流离失所

      大一,更多的是祝福你们。

      渐渐,最初的感觉依然,却有所变味。略冷的一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后门看到了你们。你为一个女孩子撑着一把伞,脸上的笑容,那温暖的眼神我现在还记得。很冷,这是我的下意识。有结冰的感觉。我始终没有跨出门,我看了你们三秒,毅然转回了头,思想斗争很激烈,苦过,还是好好安慰了自己。有舍友,一切好像都不难过。后来知道,你和女朋友分了手,至于我看到的这个,是师妹。

      然后,好感被打折扣,我擅自给你扣上了”渣男“的帽子。

      机构里有同事知道我喜欢你。我没避讳。没必要,没意义。痛苦于我是大三,大四的上半期。我的蠢让我煎熬很久。2016年的新年,我在楼顶烧烤,气氛很愉快,心情很美。突然看到你在机构群里说话,突然想起你。我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在微信页面上下翻着我们的点滴,相册里我截屏保存的聊天记录,还有你的照片,脑海一闪而过的回忆。心情很失落,脸部些许抽搐。在QQ上删掉你,我很害怕。但某些时候涌现出来的勇气足以让人下定决心。我终于删掉了你。竟然有些解放。好了,自己终于是开心的了。因为我们还有群,几分钟后你大概找了我聊天,应该是想说新年快乐吧。你疑问。而我此时却精明,天生的撒谎高手,谎话信手拈来,气不喘地嫁祸给我弟,你居然信了。

      结果当然是我又加回了你。

      慢慢,一些东西又变了,不觉意的观察,天生作祟的第六感让我相信你其实没有我想象中该喜欢的样子。奇怪的是,没有当初的难受。不用舍友的安慰,我也能若无其事。每一次的相聚,我都纠结,有你在的地方,不自然的我就不会是我。每一次的相聚,我也会偷偷会注意你。心情当的变化像滑雪梯。所幸我没想太多,所幸我没有坚持。所幸,我对你的喜欢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所有有你的活动我也想参加,没有太多心思,只想多一点一起的回忆。当我因海鲜过敏晕倒时,陪着我的是舍友,也会想如果换做是你,你会不会也那么不顾一切的帮我,贴心我。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你义气。

      有一段时间,是纠缠着你聊天,心里也害怕着。引起你的嫌弃和讨厌我是不愿意的。过分打扰算什么。

      有一段时间,我对你是绝骨的寒冷,不再是以前。

      大一胡乱地过,毫无想法和节制,得过且过,潇洒。

      大二是我最不想回想的一年。大哥的车祸让我清醒了很多。打给宇哥求帮忙找人献血的时候。印象中读书起第一次哭的稀里哗啦,宇哥被我吓坏了,很快和小丁还有一个小师弟嘴里啃着面包就赶了过来。当在附近唱K的保哥、三爷、天哥还有几个小师弟闯红灯到医院时,我居然忍住红眼眶没哭。大概人前也想坚强。天哥体质不允许献血,但他义无反顾。这不是感动二字就能表达。

      坐上车前往献血点的时候,三爷跟我说你在外有事赶不过来。当时情绪上头的我没忍住吼了一句:“别跟我提他!”可是最后你也赶来了,我也知道你因为朋友的事在高州。幸亏情绪很听话,没胡乱跑出来伤害人。

      感谢你们。

      大三稀里哗啦地过,奔跑在学校、医院、我哥家,我早已被磨得没有底气。在此表白一下宿舍,让我有了动力。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大哥的出院让我松了一口气。

      那段时间没有你,时间很慢,但满足很真,仔细到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认真呼吸。

      对于你的感觉,不知喜欢依旧?

      大四了,开始想以后。也遇到有人表白,承认因为你而拒绝了他,对他心有愧疚。一年了,一切都应该积淀。再遇一切又泛滥。毕业了才知原来不是不情不愿的都会消失,不是想忘记的都能服从命令不出现。

      脑海也有它自己的脾气。

      毕业季的杯酒明晃,杯盘狼藉,感觉我们就是在杯碰杯中结束,但开始在哪?

      某天在k房听完你的末班车,一幕一幕,我重回忆了一遍我们。不争气的眼眶红湿了眼睛。好怕情绪的爆破,我连忙和娴姐先走。其实你也无辜,我硬拉住你让你送我们出门。

      走出门那一刻,突然啊不能有很强烈的念头:抱一个吧。最后一次了。不要脸拥抱一个吧,别哭。拥抱那一刻,些许紧张,一点满足。我居然没哭,我说你是我大学四年最舍不得的人。你说我也是。不好意思,我矫情了。但毕业了,要走了,就原谅我的矫情吧。你像是没反应,或许是我没看到,或许是我没想起。拥抱转身即天涯,那一秒的想法。

      那晚谢师宴,很努力控制不醉。有酒必干也自制。怕醉了,被人发现,会丢脸。

      一个人的兵荒马乱,很凄凉。好在都过去了,不要问现在,更不要问以后。

      狗血的青春,自导自演的暗恋校园偶像剧,纯色出演的自我,献给了吱吱喳喳的四年。遇到又错过,不合偏将就,执着的我们总是期待美好会降临,心想会事成,意外会跑开。

      其实,会遇到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一直拖延的美好不过海市蜃楼,早点面对疼痛,更早想要未来。

      六月份,忙着拍照合影,忙着吃饭灌酒,忙着叙旧谈心,忙着拥抱分离,忙着挣扎痛苦,忙着不舍该舍,忙着该与不该。我们总是到了路的尽头,才会回顾曾经路过的风景,总是快要坐上末班车,才会回眸留恋,总是等到后会无期,才会想要用力拥抱却不敢开口挽留。

      跟室友说走时我们互不送,真的会掉泪。也不知你能否懂女生的矫情。

      这就是我们的毕业季。

      潦草的青春毕业了。

      你,终于要退出我的历史舞台了。

      现在想起那几天的拼命见面,其实是为了多点回忆。

      你看,现在我不就在回忆了么?

      现在遇到一个人,对我好得过份。一切都很美好,只是偶尔会想起你

      ——作者:八卦精



花姣交友:定向交友平台,包养,求包养,找包养网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