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恋爱之事正文

原本想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

      在那尘封的往事里,有一个夏天叫温州,20岁的我遇见了真真切切的心动。本是萍水之交,从朋友处看到了你的文字,我有感续了几行,听朋友说,你窥见了我内心的苦,我深有戚戚然。那之后你我再无交集,因为你还是我朋友在追的女友,我也在老家刚相了亲,定了婚。

      一天午后,我正睡眼朦胧在店里看小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一抬头的惊讶,深绿色的凉鞋,水绿色的连衣裙,黝黑健康的圆脸上满是笑容。我结巴着说“小芳,你怎么来了”

      跟你出去玩,我的内心没有一丝的内疚与不安,就好像是千百年的老友,安心、坦然。在录像厅我伸开手搭在长椅的靠背上,你慢慢靠近我的身旁。我说困了,你让我躺在长椅上,我竟很快而安心的睡着了,真的,就像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安心的睡着了。

小芳

      我们不知是谁先约的谁,就这样开始了约会。吃你做的青菜,真的好咸呀,欧江边看潮涨潮落,江上渔火悠悠。我的初吻就这样被你夺走,我甘之如饴。夜深了,你说你回不去了怎么办,我说我送你去住旅店,你说不想住旅店,我说我住的是架子床,上铺空着,你敢住吗?你说 敢。

      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只要你想要的,我绝不会说不,哪怕是我的生命,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收拾上铺给你睡,你拉住了我的手,我们亲了很久,就这样相拥着过了一晚,我的内心纯洁的像个傻子。

      我在家有个刚刚相亲过的未婚妻,这是个真实的存在,虽然她大我六岁,虽然与她认识才一个月,但她是个好人,她没有嫌我家穷,她会洗衣做饭干农活。小芳问,怎么办?

      我自卑与懦弱、优柔寡断的性格让我们长时间相处的最后都是以“怎么办”收尾。雨夜里送你回去,你倔强的让我先转身回去你才回屋,我们都淋成落汤鸡,看不见泪水,我转身走。

      过年了,都各自回远方的家,我依旧没有敢向多病的父亲与愁苦的母亲提我要退亲的话题。

      过完年再来到温州,得知你已去了广东,我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我也申请去了河北。从此,天各一方。

      我想对她说,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真爱,哪怕她是那么的短暂,谢谢你让我的人生从此完整。

      一年后收到了她的一封信,有一句话让我痛彻心扉“原本想只要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我结婚了。

     ——作者:曾经的沧海孤松



花姣交友:定向交友平台,包养,求包养,找包养网站。

评论